免费注册 | 用户登录
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古典文库 >> 国学风
总编辑顾青谈“理想的古籍数据库”
作者:  来源:中华经典古籍库  发布时间:2016年10月28日 14:30:44  点击数:286   转播到腾讯微博

  10月25日至10月27日,2016年中国图书馆年会在安徽铜陵召开。本次年会共设有图书馆服务创新趋势与能力建设、公共图书馆评估定级、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背景下图书馆服务新模式4大主题论坛,以及涵盖阅读推广、标准化建设、总分馆制建设、古籍保护等图书馆创新发展等诸多内容在内的25个分会场。

  今年的年会展览馆以数字图书馆和中华古籍保护为主要展区,《中华经典古籍库》的机构版与微信版也在会场中参与展出,获得了业内人士和普通市民的关注。

 

 

  在“古籍数字化及其在图书馆应用研究”第4分会场上,中华书局总编辑、古联公司总经理顾青发表了名为“中华书局古籍数字化的理念与实践”的演讲。

  顾青提出古籍数字化有三种类型:其一,基于数字图书馆的理念,以保护收藏、提供阅读服务为目的的“古籍保护的数字化”;其二,基于古籍整理的理念,以提供文本浏览和多功能检索为目的的“古籍整理的数字化”,也是中华书局自2003年起主要致力于探索的一种;其三,传统经典古籍的大众应用;满足公众对传统古籍和内容的多方面的需求的“古籍普及的数字化”。

  据介绍,在古籍数字化探索中,中华书局形成了一系列的理念:首先,古籍数字化必须以古籍整理为基础。目前的传世古籍存在大量问题,如果不整理,难以投入广泛使用。我们在整理古籍时,必须按照规范和标准来整理,这样才能保证质量,才能整理出被广泛引用的善本。但是当前的一些古籍数据库无法被直接征引,低于学术应有的水平,也不符合学者的期待。

  其次,古籍数据必须优质合法。古籍的现代整理已有百年历史,创造了丰富的可供数字化的成果。初步统计,民国整理约1万余种,新中国整理出版古近3万种,其中可以数字化的比较好的版本约3000种,许多是富有盛誉的古籍整理精品。同时古籍整理作品拥有著作权(整理版权是著作权的一种衍生权利),被中国的著作权法所确认,被司法实践所确认。整理版权既包括纸质著作权也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。

  再次,古籍数字化的服务必须符合用户需求和学术规范。数据库的服务功能虽然是技术创新,而且也依靠技术创新来提升古籍整理的水平和使用效率,但也一定要符合古籍使用者的需要和学术规范。

  最后,古籍数字化的技术标准必须符合中文古籍特点。古籍数字化流程中,数据采集标准规范、图像采集处理规范、文字采集规范、资源内容表示规范、古籍用字标准、专有名词标准、整理本古籍元数据标准、整理本古籍文献数据标注标准等等,都必须符合中文古籍的特点。

  顾青进一步阐述了他的理想古籍数据库,必须包括以下四个特点:基于古籍整理成果和规范的海量合法数据;基于中文古籍语言特征和文献体系特点的统一标准;基于多用户需求的多功能的多媒体服务;基于产业化运作的可持续的运营模式。

  最后顾青带大家回顾了中华书局探索实践的历史,也展望了未来。中华书局和古联公司牵头承建的“国家古籍资源数据库 ”包括“中华经典古籍库”和“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资源平台”两个项目。前者是用于阅读、检索、写作参考的专业古籍数据库,目前为5亿字,年底达到7.5亿字,十三五期间计划达到30亿字。后者是古籍整理产品的生产、发布、交易公益平台,还在持续建设中。

 

  顾青总编辑在论坛上发表演讲